博亚体育app官方入口

引领行业繁荣是行业领导者的首要责任‖《商业周刊/中文版》专访东阿阿胶秦玉峰、特劳特中国邓德隆 2016-12-24特劳特(中国(guo))

东阿阿胶第10届阿胶滋补节刚刚结束,江浙沪粤等全国养生重镇迎来阿胶消费高潮,如今服用阿胶成为滋补养生新潮流,这与十年前那个边缘化的品类和衰落的行业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值此,《商业周刊/中文版》专访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,以及东阿阿胶常年战略顾问,特劳特中国公司总经理邓德隆,揭示东阿阿胶涨价背后的故事,叙说东阿阿胶坚持了十年的价值回归工程。

以下为采访实录稿:

李(li)剑:我们看(kan)到(dao)东(dong)(dong)阿(a)(a)阿(a)(a)胶(jiao)(jiao)发布的公(gong)告(gao),重点(dian)产品东(dong)(dong)阿(a)(a)阿(a)(a)胶(jiao)(jiao)、复方阿(a)(a)胶(jiao)(jiao)浆和桃花姬阿(a)(a)胶(jiao)(jiao)糕(gao)出(chu)厂价(jia)分(fen)别都上调14%、28%和25%。东(dong)(dong)阿(a)(a)阿(a)(a)胶(jiao)(jiao)在十年间提价(jia)16次(ci),价(jia)值回(hui)归还在路上,那么请(qing)问(wen)秦(qin)总,能否谈谈东(dong)(dong)阿(a)(a)阿(a)(a)胶(jiao)(jiao)屡(lv)次(ci)涨价(jia)背后的商(shang)业思考和原因?

秦玉峰:这个问题是市场非常关注的问题,从发布公告,这应该说曝光率是相当高的一个问题。这个逻辑应该是基于整个行业的深入思考,就整个行业而言,是经过深思熟虑所做出来的一些规划。为什么说深思熟虑呢?作为阿胶品类的领导者,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把品类做大。基于这个逻辑,东阿阿胶选择了聚焦阿胶主业,做大阿胶品类战略。

在具体的实施当中,东阿阿胶经过深入的市场调研,发现在十年前,东阿阿胶的相关数据和对外的报道一致称国内市场阿胶份额占75%,国外市场占90%。尽管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,企业发展依旧碰到了瓶颈。究其原因是品类被边缘化所导致的,虽然我们在地县市级市场份额是70%,但是在主流城市,知道它的人群就不多了。

历史上皇家滋补贡品被边缘化

阿胶作为(wei)一个皇(huang)家(jia)的滋补类(lei)贡品(pin)为(wei)何面临被边(bian)缘化?那肯定是我们整(zheng)(zheng)个品(pin)类(lei)的规划和(he)整(zheng)(zheng)个行(xing)(xing)业上出现(xian)了问题。行(xing)(xing)业性危机导(dao)致(zhi)我们要(yao)引领整(zheng)(zheng)个行(xing)(xing)业可(ke)持续(xu)发展,防范(fan)行(xing)(xing)业的危机。

随着农业机械化、城市化的进程,毛驴的役用价值越来越低,养殖减少。阿胶的原料是驴皮,毛驴的存栏量逐渐下降,如果像看斑马一样,到动物园里看驴的时候,阿胶整个行业就不存在了。所以基于这样的产业现状,我们就通过隐去品牌推品类,做大品类,做强品牌,这样的策略来引领行业可持续发展。

这应该从三个方面切入。

第一个方面,上游原料端。

第二个方面,生产制造和产品研发创新。

第三个方面,消费者的服务。

先说原料端。近十年来,东阿阿胶探索了各种毛驴的养殖模式。如何让养殖户致富,这是我们的出发点、着眼点、落脚点,也是我们的难题。通过理念的创新,把毛驴当药材来养。在上游研究开发方面,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,通过技术的支撑营造毛驴的活体循环开发技术,将原来养上三年,杀驴取皮卖肉的一次性开发利用替换成现在对驴奶、孕驴血、孕驴尿、驴胎盘、驴肉的活体循环开发利用等等。通过组织能力建设,成立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,成立了国家级的毛驴研究中心,黑毛驴研究中心。这些都促进整个行业的快速繁荣和发展。中国农业部也把毛驴的养殖列入了十三五的发展规划。

从源头开始,通过系列的创新,通过理念的、技术的大量的科研投入把毛驴整个产业链全部打通。东阿阿胶还要建四个平台,一是世界级的技术研发平台;二是防疫疾病平台;三是信息平台;四是交易平台。我们的驴交所到今年会正式启动。毛驴整个产业链全部打通后,利益也围绕着产业链重新分配。

邓德隆:东阿阿胶不是准备做产业的垂直领域,去开发每一个环节,而是要回归。把整个产业繁荣起来,才能从根本解决原料枯竭问题。东阿阿胶作为一个行业领导者,要把原料每一个领域的价值做研发投入,培育孵化,让整个产业又商机无限。东阿阿胶只创造商机,让大家参与,整个产业生生不息,原料就能够满足。

李剑:东阿阿胶作为(wei)一个品牌(pai),振兴品牌(pai)首先要振兴品类。因为(wei)振兴品类需(xu)要驴(lv)(lv)皮作为(wei)原料,所(suo)以要振兴驴(lv)(lv)相关行业(ye)的(de)整条产业(ye)链。东阿阿胶肩负了(le)整个产业(ye)领域的(de)发展。

邓德隆:秦总刚才所讲的“隐去品牌,去推动品类”是关键,也很专业。秦总在布一个局:东阿阿胶不做一个企业的品牌宣传,反而是整个品类的宣传,只有把整个品类繁荣了,东阿阿胶才能有发展。

李(li)剑:这个过(guo)程是不是也伴随着东阿阿胶的(de)市(shi)场份额(e)从75%的(de)基(ji)数上会越来越大(da)?

秦玉峰:75%是十年前的市场份额,那时候市场份额虽然大,但是企业发展停滞不前了,究其原因是整个品类被边缘化了。在解决这个被边缘化的问题上,东阿阿胶从原料端、中游生产制造和科研以及营销和服务三个方面入手。上文已经解释了原料端的发展模式。那么,在中游的生产制造和科研投入上,我们通过大量的现代临床研究,从产品的生产工艺、生产标准方面拓展它的适应症。近五年来,科研方面的投资达八个多亿。另外,在上游领域毛驴的科研上,东阿阿胶也是开创研究先例。例如毛驴细管冻精、保种基地、毛驴的研究、驴奶的研究、疾病的研究和预防等。

 

千年滋补上品与现代化的结合

秦玉峰:学术研究使整个阿胶行业进入了数据化4.0时代。临床方面,历史上对阿胶描述的一些功效,不论是免疫力、美容养颜、治疗雾霾,还是经期保健等都被现代的数据一一证明,一个又一个黑匣子被打开的同时也意味着巨额研发资金的不断投入。仅在线检测方面,就设置了842个检测点,从生产过程开始就被严格监控,而不是生产出来后再检验合格不合格。内控检测标准高出了国家规定122项,包括质量标准,内控标准等。在临床方面,挑选上海中医药大学等一些懂医、懂药的女大学生做经期保健实验的对象,就经期保健一项就研究了一万多个样本。在美容养颜、治疗雾霾方面,也通过两个专家会议,对科研成果做阶段性的总结,创造更大的市场。

 

持续升级服务,满足现代化阿胶消费需求

秦玉峰:下游消费者的服务方面,考虑到阿胶是有着3000年历史的传统剂型,虽然服用不方便,但是经过时间的检验,证明其经久耐存,即使一百年、两百年,品质都不会发生变化,甚至越久了越好。于是,我们就在服务方法上下功夫。我们联想到古人的药碾子、捣筒等,衍生出为消费者免费打粉,在终端上,运用数字化的自动控制熬胶机熬胶。这些都是为了营销服务做的基础性投入。在工厂平台上,我们把工厂建成一个消费者可看、可听、可闻、可触摸的场所。消费者能够全身心地感受阿胶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产品的保密工艺。总体来说,是工厂平台和熬胶平台这两大平台的建设。打粉、熬胶、工厂建设这三个方面的巨大投资引领了整个品类的发展。

 

价值回归最终落地在消费者的产品品质和服务

李剑:为(wei)了拓展整个(ge)品(pin)类,东阿阿胶进行了大(da)量的(de)研(yan)发和(he)投(tou)入,这显(xian)然是需要更高的(de)产品(pin)价格(ge)去支撑。它不光是一(yi)个(ge)价格(ge)回归(gui),还(hai)需要让(rang)消(xiao)费(fei)者感(gan)知到这个(ge)价值的(de)提升。秦总能(neng)否系(xi)统地回答一(yi)下消(xiao)费(fei)者将(jiang)从哪些方面(mian)体(ti)会到价值的(de)提升呢(ni)?

秦玉峰:我认为这个问题,实际上东阿阿胶走的是文化营销和价值回归之路,这个点将落实到消费者健康价值的体现上。第一,阿胶是历史上的皇家贡品,我们将这一滋补上品引入了寻常百姓家,让更多消费者服用到阿胶,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价值;第二,消费者能够吃到正宗道地的阿胶,免疫力提高,身体健康得到保障,这也是一种价值体现。

另外,在东阿(a)阿(a)胶的(de)引领下,整个行业(ye)(ye)和品类欣(xin)欣(xin)向荣。近十(shi)年来,原先(xian)退出(chu)阿(a)胶行业(ye)(ye)的(de)企业(ye)(ye)以及像(xiang)同仁堂、太极、济南宏济堂、兰州佛慈等有实力(li)的(de)大型企业(ye)(ye)或上市(shi)公(gong)司都纷纷进入阿(a)胶行业(ye)(ye)。

邓德隆:我见证了东阿阿胶这十年。一方面,从传统作坊式,转变成数字化制造。在产品质量和卫生安全、工艺、流程、原料等可控性上大大增加,这是对消费者的一种保障,是一种很大的价值。另一方面,就是在服务端给消费者很大的价值。第一,你不需要自己去打粉,熬胶。第二,通过东阿阿胶这样一个熬胶平台,你只要买单就可以得到一个非常好的服务,节省了很大的时间成本,同时能享受到健康。这两大价值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实实在在的。

李剑:我听说(shuo)阿胶(jiao)最终的(de)目标价值是(shi)6000块,有(you)这种说(shuo)法吗(ma)?

秦玉(yu)峰(feng):是(shi)(shi)有(you)这种说法,但6000块只是(shi)(shi)一个参照,现在(zai)3000不到(dao)。

李剑:所以(yi)未来从3000不到(dao),到(dao)6000,还有什么样(yang)的提(ti)升?

秦玉峰:价值回归是一个系统工程,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整个产业链的构建需要若干年,这个过程需要一步一步走。就毛驴的周期来说,如果要真正地看到终端的增长、毛驴的增长,十年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周期已经不错了。另外,它的确受到原料这一瓶颈的限制,这方面我们还要做很多的工作,包括上游原料端的研发投入。而6000块钱这一价值,它只是一个跟着历史的交易纪录形成的参照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阿胶销售价格是16块银元,4两白银,转换过来就是6000块的价值。实际上,我认为更多的是消费者的价值,让更多现代人能分享到传统滋补上品的价值,这才是最大的价值所在。

而价格只是一个符号,目前大家只是关(guan)注到了价格,随着越来(lai)越多(duo)的(de)消费者选择阿胶(jiao)(jiao),服用(yong)保健,年(nian)龄段从原来(lai)的(de)40岁(sui)以上(shang)的(de),拓展到现(xian)在(zai)20岁(sui)以上(shang),25岁(sui)以上(shang)和35岁(sui),成为社(she)会的(de)一个主流(liu)。这应该归功于阿胶(jiao)(jiao)背后更多(duo)真(zhen)正的(de)价值。

邓德隆:东阿阿胶通过这十年的价值回归,发现了实际上是中坚力量在消费这一产品,这是一个重大的创新。大家对创新的理解一直是发明一个新东西才是创新,实际上如果对一个旧物创造了全新的市场、全新的人群,你就相当于完成了一次巨大的创新。例如,主流的人群原来不吃阿胶,觉得和自己无关,现在发现这么好的东西,非常适合自己,就会去接纳这一产品。对于这类人群来说,东阿阿胶就相当于发明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,这就是最大的创新。

李剑:我真的看到办公室很(hen)多(duo)年(nian)轻的女同事桌上都(dou)有(you)阿胶糕。特(te)(te)劳特(te)(te)陪伴东阿阿胶十年(nian)了有(you)何(he)感想,从2006年(nian)开(kai)始。

邓德隆:2006年整个阿胶行业基本上就是边缘化。边缘化指什么?消费群体是老年人群,是低收入人群,而且是农村的人群,甚至只是女性,只把它当作一个补血的产品。通过这十年的价值回归,把消费群体做了一个根本性的颠覆。服用阿胶人群从低收入人群到高收入主流人群,这就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叫从边缘化到主流的价值回归。也是怎么样把一个品类从边缘化带到一个主流品类,然后又恢复到历史上应有的一种地位的价值回归。

李剑(jian):2006年邓总第(di)一次遇到(dao)秦(qin)总,特(te)劳特(te)开始(shi)伴随着(zhe)东阿(a)阿(a)胶走价值回归之路的(de)时候,据我(wo)所(suo)知是(shi)制订了(le)第(di)一个五年规划(hua)。那个时候价值回归就被(bei)提到(dao)了(le)战略日程上(shang)来了(le)吗?

邓德隆:五年(nian)规划(hua)是秦总(zong)提出的。秦总(zong)是06年(nian)上任,希望(wang)阿胶能够(gou)恢复到(dao)历史上应(ying)有(you)的地位(wei),希望(wang)特劳特作(zuo)为战略合作(zuo)伙伴能够(gou)帮助(zhu)制订一(yi)个五年(nian)战略规划(hua),实现价值(zhi)回(hui)归(gui)工程(cheng)。

秦玉峰:在我们开启战略合作之路后,三年就实现了三个翻番目标——销售收入翻一番,利润翻一番,员工收入翻一番。

李(li)剑:对于企业来(lai)说,这个数字上的支撑是好的。

邓德隆:不仅如此,秦总也十分关心行业。阿胶行业从最初的三四家发展到原来退出的40家企业陆续回归,整个行业再次开始繁荣起来。

秦玉峰:最初,我们的竞争也是仅限于品类内,一直到实施战略合作以后,东阿阿胶开始更加关注阿胶行业内的企业团结合作,开始和品类外的滋补品、保健品竞争。这是源于邓总这边的一些指导。

 

行业繁荣,领导者是最大的受益者

李剑(jian):邓总提出来的行业繁(fan)荣(rong)是企业繁(fan)荣(rong)的基础?

秦玉峰:这是定位理论。定位理论当中提出:“行业领导者首要任务是关注品类的发展,引领品类的发展,而不是打击品类内的企业。”这方面对我们很受用。

李剑:整(zheng)个产业发展(zhan)起(qi)来后,在(zai)定位的(de)(de)思(si)维当中,东(dong)阿(a)阿(a)胶如何保持它的(de)(de)领先地位和独特点(dian)?在(zai)今后的(de)(de)规划又是怎么样体现的(de)(de)?

邓德隆:东阿阿胶在引领行业品类往上发展的过程中,在各种方面依旧是保持领先的。其实在秦总上任之前,曾经就面临这样的局面——过多地强调了“我是老大”,所以就把“小弟弟们”基本清理出去。但是作为一个行业领导者,其实无需过多地强调“我是行业的领导者”这么一个标签。在这种意识下,东阿阿胶在推动行业品类发展的同时,秦总顶着巨大的压力,对东阿阿胶这个品牌,没有过多的推广宣传,而是做很多的创新,带领整个行业发展。

因为东阿阿胶是行业领导者,市场份额高达75%,所以只要行业发展了,受益最大的还是东阿阿胶。至于如何确保行业领导地位这个问题,我认为只要不断地引领行业升级,不断地创新,做了推动整个行业的事情,即使市场份额降低了,但实际上行业领导地位更强了。这个“强”并不是体现在市场份额上,这个“强”更多地是通过品类在整个社会中影响力更大来体现的。例如整个企业的话语权,比如说定价权更强了。

十年前,东阿(a)阿(a)胶(jiao)如果想涨一点点价(jia)格(ge),消费(fei)者不一定(ding)能接受,现在我(wo)们说(shuo)要调(diao)整价(jia)格(ge),并不是(shi)说(shuo)“涨价(jia)”,实际上是(shi)为(wei)了(le)引(yin)入更(geng)多的(de)(de)高端(duan)人(ren)群(qun)。正因为(wei)东阿(a)阿(a)胶(jiao)的(de)(de)品牌影响力更(geng)大,更(geng)高端(duan)的(de)(de)主(zhu)流人(ren)群(qun)开始接纳这个品牌。每次提价(jia)都意味着东阿(a)阿(a)胶(jiao)把一些既(ji)有的(de)(de)客户人(ren)群(qun)放给竞(jing)争伙伴或(huo)竞(jing)争对手,这件事情本(ben)质是(shi)为(wei)了(le)拓宽消费(fei)群(qun)体(ti)。所以,“提价(jia)”、“涨价(jia)”两个词要打上引(yin)号。

李剑:为什么选择放(fang)掉(diao)一(yi)部分客(ke)户?而(er)不是出新(xin)品去(qu)吸引新(xin)群(qun)体,原品不变来留(liu)住原来的(de)消(xiao)费群(qun)体?因为消(xiao)费者的(de)收入可能(neng)涨(zhang)得没有那么快,那就意(yi)味(wei)着确(que)实会有一(yi)部分人被放(fang)掉(diao),这个问题是如(ru)何考虑的(de)?

邓德隆:这(zhei)个(ge)问题是最要害(hai)的问题,实际上好(hao)多人都会劝(quan)秦(qin)总,旧的不抛弃,又不断地(di)推新。如果这(zhei)么做,就达不到(dao)让整个(ge)品类进入主(zhu)流的目(mu)的。你(ni)把整个(ge)产业(ye)各行各业(ye)的肉都给(ji)吃了,其他人怎么活(huo)?这(zhei)种情况(kuang)下,就形(xing)成(cheng)了一种局面。一种是大家不愿意(yi)跟你(ni)玩(wan)(wan),另一种是面对东阿阿胶(jiao)这(zhei)么大的品牌,屯兵在此,形(xing)成(cheng)行业(ye)垄断,即使(shi)想(xiang)玩(wan)(wan)也玩(wan)(wan)不转。

因此,只有(you)(you)不(bu)断地引(yin)入(ru)兄弟企(qi)业,让(rang)兄弟企(qi)业一(yi)起(qi)分蛋糕,划分消(xiao)费群(qun)体(ti),因为(wei)在滋(zi)补品市场(chang)依旧存(cun)在竞争,大家(jia)团结起(qi)来让(rang)消(xiao)费群(qun)体(ti)专注(zhu)于阿胶,而不(bu)是虫(chong)草、人(ren)参(can)、鹿茸(rong)等(deng)等(deng),东(dong)阿阿胶才能(neng)有(you)(you)更多的精力引(yin)进(jin)更高端人(ren)群(qun),让(rang)整个产业更加繁荣。

秦玉峰(feng):的(de)(de)确是这样,每(mei)一(yi)(yi)次的(de)(de)价值回归(gui)之路,我们(men)就让出了一(yi)(yi)部分(fen)的(de)(de)市(shi)场,这部分(fen)市(shi)场目前(qian)跟进得很(hen)好,发展得也很(hen)好,可以(yi)说整个阿(a)胶(jiao)行业(ye)是一(yi)(yi)个良性循环。整个阿(a)胶(jiao)品类逐(zhu)年(nian)扩大,消费人(ren)群的(de)(de)规(gui)模也越(yue)(yue)来(lai)越(yue)(yue)大。原来(lai)有多(duo)少人(ren)知道阿(a)胶(jiao)?现(xian)在知道阿(a)胶(jiao)的(de)(de)人(ren)太(tai)多(duo)了,吃阿(a)胶(jiao)也渐(jian)(jian)渐(jian)(jian)成为(wei)一(yi)(yi)种时尚。

李剑(jian):基本上还没(mei)有另一个(ge)阿胶品牌能(neng)够脱颖而(er)出的。

秦玉峰:东阿阿胶品牌不仅在业内越来越强,地域上,长三角、珠三角,甚至是在全国,品牌知名度也越来越高。在技术、质量、工艺、标准、产品品质等各个方面,包括上游的整个产业链上,东阿阿胶也是越来越强,尽管市场份额减少了,但竞争优势和品牌优势越来越明显。所以这就是其他企业推动了整个品类的繁荣,我们领导者也是受益者,尽管让出了一些市场。

李剑:很(hen)有(you)胸怀的战略思(si)想。

邓德隆(long):胸怀当然(ran)需要,其实也是(shi)一(yi)种大(da)智慧。就是(shi)份额少了,但是(shi)对高(gao)端人群的(de)(de)(de)(de)影响力更强了。实际(ji)上,东(dong)阿(a)(a)阿(a)(a)胶也在为自(zi)己的(de)(de)(de)(de)未(wei)来(lai)培育更多的(de)(de)(de)(de)顾(gu)客,食用其它阿(a)(a)胶品(pin)牌的(de)(de)(de)(de)人能够培养一(yi)个(ge)根深蒂(di)固的(de)(de)(de)(de)观念(nian)——“阿(a)(a)胶还是(shi)吃(chi)东(dong)阿(a)(a)阿(a)(a)胶”。

李剑:作(zuo)(zuo)为这类消费(fei)者的(de)(de)一个追逐的(de)(de)首选。邓总,您作(zuo)(zuo)为合作(zuo)(zuo)伙伴(ban),如何看待东(dong)阿(阿胶)人(ren)这十(shi)年的(de)(de)努力?

邓德隆:我喜欢引用孔子的一个使命,叫“兴灭国、继绝世”,孔子的理想周游列国就是兴灭国、继绝世,把一个个原来的邦国、氏族国家复兴起来。我看到的这十年,秦总为首的整个团队继承了孔子的精神,就是整个团队充满了一种“阿胶不能断在我们手上,我们要让它再传3000年”的使命感,很有感召力。

李剑(jian):谢(xie)谢(xie),秦总(zong)(zong)您怎么看(kan)待(dai)特劳特和邓(deng)总(zong)(zong)作为合作伙伴,在战略中(zhong)扮演着什(shen)么样的角(jiao)色?

秦玉峰:我认为是伙伴,应该说也是战略伙伴,也是创业伙伴。我们携手十年来,共同见证了阿胶从边缘化到崛起的过程。这十年也是整个阿胶行业最繁荣的十年,边缘化走向繁荣的十年。

邓德隆(long):其(qi)实秦总(zong)的(de)成就远远不止于说阿胶行(xing)业(ye)(ye)成长(zhang)发展的(de)十年,已经(jing)成了整个(ge)医药大健康行(xing)业(ye)(ye)的(de)一(yi)个(ge)学习标杆。

秦玉峰:东阿(a)阿(a)胶的(de)品(pin)牌(pai)成(cheng)为国内的(de)OTC第(di)一品(pin)牌(pai),是滋补保健类(lei)的(de)第(di)一品(pin)牌(pai)。现在企业市值400亿(李(li)剑(jian)补充说道)。

邓(deng)德(de)隆:400亿还低估了,现在买还来得及。

李剑(jian):刚才说起了(le)标杆,二位认为什么样的(de)企业才能是一个标杆或者(zhe)是典范的(de)企业?

 秦玉峰:我认为(wei)标(biao)杆和(he)典范(fan),就(jiu)是(shi)应该在(zai)行业(ye)内处(chu)处(chu)领先(xian),除(chu)了(le)行业(ye)的引领者外,首先(xian)是(shi)标(biao)准的制订者,然后是(shi)行业(ye)价(jia)值观(guan)的缔(di)造者和(he)建设者。品牌肯定(ding)是(shi)引领整(zheng)个品类,这几个维度就(jiu)是(shi)典范(fan)、标(biao)准、价(jia)值观(guan)和(he)行业(ye)的引领者。

邓德隆:实际上(shang)东阿阿胶(jiao)目(mu)前就是行业(ye)标(biao)准,东阿阿胶(jiao)有任何(he)动作(zuo),整个行业(ye)肯(ken)定是全面(mian)跟进(jin)。

秦(qin)玉峰:是(shi)的(de)(de),例如推出的(de)(de)一款产品或(huo)者一个活动,全行业(ye)就迅速(su)复制(zhi)。另外,东阿阿胶和邓总还要携手十三五,再走20年。应该(gai)说彼此在互相成就的(de)(de)过程中,也互相引(yin)领。

邓德隆:行业的典范就是不断引领行业升级,把行业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,东阿阿胶就做到了这一点,甚至成为社会的一个现象级企业。我认为现在东阿阿胶已经超越阿胶这个行业,进入整个医药乃至大健康行业的典范,把行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、进行新的颠覆,更新整个行业。

 

东阿阿胶“十三五”规划目标

秦玉峰:东阿阿胶十三五的目标不仅仅是做行业的引领者,还有更高远的追求和使命,就是寿人济世。我们的产品要给人带去健康的价值,使人崇尚健康。济世是一种社会责任。从社会责任来讲,除了提供安全有效的产品以外,更要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。现在的社会责任就是我们要带动整个产业链,特别是使养殖上游能够脱贫致富。近三年一头毛驴涨了3000块钱,全国存栏量是600万头。东阿阿胶引领整个行业的上游创造的价值就是180亿。所以东阿阿胶还提出一个目标:向世界一流企业迈进,全面对标世界一流企业。

李(li)剑:现在东阿(a)阿(a)胶市值(zhi)是400亿,已经是OTC销售(shou)的第一单品(pin)了。能否透露(lu)东阿(a)阿(a)胶下个(ge)五(wu)年或者十三五(wu)的目标的具体工(gong)作重点?

秦玉峰:东阿阿胶仍然是聚焦阿胶主业,做大阿胶品类,通过品牌再带品类。前十年是品牌带品类,我们仍然是通过品牌引领品类繁荣发展。东阿阿胶具体的目标是向着百亿产品、百亿单品。十三五期间,阿胶单品种应该向着10亿美金迈进了。 10亿美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也是一个相当大的品牌和产品。到2020年的时候,东阿阿胶单品争取超过60亿,从现在来看,我们这个目标有可能提前能实现。复方阿胶浆做到40个亿单品,成为中国最大、最长寿口服液产品。桃花姬阿胶糕也要做到10个亿单品。

邓德隆:在我看来,秦总的十三五规划跟十一五、十二五有一个根本的区别。前十年,秦总做的是把整个企业从完全多元化的一个局面,慢慢调整、回归到阿胶的主业,这基本上实现了。十三五规划,实际上秦总在做一个东阿阿胶2.0的版本。在战略实施的单焦点,就是完全在阿胶的主业实现单焦点多品牌,东阿阿胶、复方阿胶浆、桃花姬阿胶糕每个品牌我们都是往10亿美金乃至于更大的目标前进,品牌之间实现互相协同。比如说阿里系,阿里支付宝、淘宝、天猫、蚂蚁金服,实际上是一个战略协同关系。这种战略模式是最具竞争力的模式,是在战略方面走在最前沿的方式,这种战略模式并不仅是在阿里系这类高科技行业适用,其实在每一个行业都应该这样做,这才是真正拥有核心竞争力的最可靠的护城河。东阿阿胶的十三五规划战略总布局就是单焦点、多品牌协同。这个战略一旦发生,东阿阿胶的核心竞争力、战略、定价权、主导权只会越来越强、越来越大。

李剑:感(gan)谢(xie)二位(wei),也预祝(zhu)十三五的规(gui)划早日完成,我们早日坐在(zai)一起回(hui)顾,谢(xie)谢(xie)。

秦玉峰:谢(xie)谢(xie)。

邓(deng)德(de)隆:谢(xie)谢(xie)。


相关(guan)推荐

特(te)劳特(te)举办定位理论50周年全球(qiu)盛典

2019-09-26

特劳特伙伴公司在上(shang)海成(cheng)功举办(ban)了(le)定(ding)位理论50周(zhou)年(nian)全(quan)球盛典。自从定(ding)位之父杰克(ke)·特劳特1969年(nian)首次提(ti)出商业(ye)(ye)领域的(de)“定(ding)位”概念以来,经过50年(nian)的(de)发展,对全(quan)球范围的(de)商业(ye)(ye)竞争和企业(ye)(ye)管理实践产生(sheng)了(le)深远影响,世(shi)界众(zhong)多知名企业(ye)(ye)从这一战略理论中受益良(liang)多。

媒(mei)体(ti)报道 | 邓德(de)隆(long):李泽(ze)厚离世的(de)广泛反响,凸显人们对深(shen)厚思想的(de)向往

2021-11-05

邓德隆与李(li)泽(ze)厚(hou)都是湖南人(ren),2004年相(xiang)识,有着长(zhang)达17年的密(mi)切交往,其职业生涯深(shen)受李(li)泽(ze)厚(hou)影响。作为世(shi)界顶级战略专(zhuan)家,邓德隆现任(ren)特劳特伙(huo)伴(ban)公(gong)司(si)(Trout & Partners)全球总(zong)裁、特劳特中国公(gong)司(si)董事(shi)长(zhang)。

关于(yu)李泽厚先生二三(san)事

2021-11-04

当代(dai)最(zui)伟大思(si)想(xiang)(xiang)家之(zhi)一的李泽(ze)厚(hou)先生(sheng)停止思(si)想(xiang)(xiang)了,这是人类巨大的损失。就像伏(fu)尔泰之(zhi)于法国,培(pei)根之(zhi)于英(ying)国,康德(de)之(zhi)于德(de)国,李泽(ze)厚(hou)先生(sheng)的思(si)想(xiang)(xiang)滋养(yang)了几代(dai)中国人,并惠(hui)及世界。

奶酪女王柴琇:从(cong)绝境中(zhong)创(chuang)造第(di)一(yi)

2021-10-27

2021年10月24日(ri),在(zai)特劳(lao)特定位培训(xun)班上,中(zhong)国奶酪第一品牌妙可蓝多(duo)创始人柴琇(xiu)女士(shi)分(fen)享了妙可蓝多(duo)成长背后的战略(lve)思考(kao),以(yi)下为演讲(jiang)实录(lu)。

邓德隆对话徐国华(hua):共叙(xu)中(zhong)国“海鲜一(yi)哥(ge)”创业史

2021-09-30

1999年(nian)创(chuang)立的徐记(ji)海(hai)(hai)(hai)鲜(xian),经过22年(nian)艰苦创(chuang)业(ye),终成中(zhong)(zhong)国海(hai)(hai)(hai)鲜(xian)酒(jiu)楼(lou)“一哥”。2021年(nian),徐记(ji)在(zai)上(shang)海(hai)(hai)(hai)、深圳、武汉、西(xi)安、长(zhang)沙等地已拥有近60家门店超10万平米,被中(zhong)(zhong)国饭店协会(hui)授(shou)予(yu)“海(hai)(hai)(hai)鲜(xian)领军品牌(pai)企业(ye)”,在(zai)“2021中(zhong)(zhong)国海(hai)(hai)(hai)鲜(xian)酒(jiu)楼(lou)品牌(pai)影响力综(zong)合排名(ming)榜”名(ming)列第一。

伙伴动(dong)态 | 车好多(duo)完成(cheng)3亿美元融资,持续加速行(xing)业(ye)升级

2021-06-10

6月(yue)10日(ri),车好多集团宣布,已完(wan)成3亿美元(yuan)新(xin)一轮融(rong)资(zi),本轮由H Capital领投,红(hong)杉资(zi)本中国基(ji)(ji)金、IDG资(zi)本、杨(yang)浩涌个人基(ji)(ji)金跟投,投后估(gu)值超100亿美元(yuan)。